益阳在线 首页 文化益阳 创作园地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

【往事麻石街】最美不过同学情

2019-8-26 10:14| 发布者: 李倩| 查看: 1013| 评论: 1|来自: 益阳在线

摘要:   【往事麻石街】 最美不过同学情 方清桃 邓竹林   (一)   2019年4月13日,我们益阳市三中初89班的38位同学,到昌压龙家里聚会。我班从2014年以来每年一聚,到今年已是第六次了。压龙的家在资水尾闾的三台塔附 ...

  【往事麻石街】


最美不过同学情


方清桃 邓竹林


  (一)

  2019年4月13日,我们益阳市三中初89班的38位同学,到昌压龙家里聚会。我班从2014年以来每年一聚,到今年已是第六次了。压龙的家在资水尾闾的三台塔附近。三台塔与河对面的斗魁塔遥相呼应。

  那天虽不是晴空万里,但能见?#32676;?#39640;,河水也清澈透明,虽不见百舸争流,但来往的船只也不少。河边,有人在悠闲地钓鱼,不时有小鱼跃起,引起观钓者叫好。

  从东家出来向河堤走十来步,就到了三台塔公园。这里树木葱郁,错落有致,各类杜鹃,竞相开放,鸟儿展翅,互答唱酬。从老远的地方就飘来淡淡的桔子花香。顺着大理石码头往下,转右边的台阶,古老的三台塔,及三台塔那边的资江二桥,便“古往今来”地呈现在了大家眼前。

  想想小时候,宝塔对于我们,就像“西出阳关无故人”里的阳关,以为到了这里就到了穷乡,就进了僻壤,很少勾起我们来这里玩玩的欲望。后来下放了,坐“西湖班”在此往返,也只是把它当作“出城了?#34180;?#36827;城了”的标志,失错都没想到有一天,它会浓妆素裹,收拾一新,将我们全班都召拢到它的脚下。

  


  八九班这次聚会,并没有新颖主题,就是相互聊聊,叙叙寒?#25314;?#38382;问健康——

  哟,你又胖了!

  吔,你也瘦了!

  哇!你要?#23478;?#19981;得,上两次聚会都冇来。

  …………

  当见到阳菊香时,几张嘴竟不约而同:你的气色比上次好多了!那高兴的样范,就像大病痊愈的是他们自己。

  跟着秀才念书,伴着和尚捻珠,可能家里有位真摄影吧,但见竹小姐端着个长把筒相机,于人前人后,且像模像样,将一张张开心的笑脸,一个个真情的?#24403;В?#19981;停地“咔嚓?#34180;?#21652;嚓?#20445;?#34987;同时装进相机的还有,那美丽高峨的三台塔,这美好的人间四月天。

  这次聚会,有长沙来的李引娣、阳菊香、高凤英、崔力平、赵益华、杨玉英;

  有广州来的邓宝华、王丽君;

  还有,中了风的两位女同学,在各自先生的陪伴下,也来了;

  拄着双拐的卜海涛,在妻子的精心护?#32769;拢?#20063;欣欣然驾到;

  信佛了的蔡雪梅同学,可能是初次聚会,眼里还满是好奇;

  动了手术的陈政英,在先生兼同学的谭会读的搀扶下,也卿卿我我地来了。

  是谁在大声说:今年是到得最齐的一次!

  是的,可能都临近古稀,大家对相聚便越来越珍惜了吧?

  


  (二)

  1964年秋,历史悠久的益阳市三中又多了86、87、88、89四个初中班。其中,89班主要由汽车路小学、东门口小学的同学组成,也有少部分来自长春小学和学门口小学。

  这四个班有着美好的开头,却没有如意的结尾。因为初二还没念完,“文革?#26412;?#24320;始了。虽然因“文革”在校多逗留了一年,三年初中念成了四年,但?#23548;?#27700;平却是“初中肄业?#34180;?#22240;为肄业,就决定了我们绝大部分干不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。虽如此,但大家在各自的岗位上,却当好了一名不用国家操心的普通劳动者。

  


  ?#26053;媯?#20808;介绍与方清桃玩得较好的?#20843;?#26421;金花?#34180;?#36825;不仅因为当年我们走得很近,上学相互邀约,放学也结伴而?#26657;?#36824;因为在分手后的半个世纪里,我们的联系也最密。甚至可不瞒其他同学说,就是不借聚会这个由头,我也想单独?#33905;此?#20204;。

  第一朵是“女侠?#34180;?#37011;宝华。

  “女侠”这外号,是87班同学,后来出了大名的女作家叶梦叫出来的,?#37011;?#20026;人豪爽,有侠士之风。

  宝华和我在一个大屋里长大。那大屋叫什么,我不知道,但它在麻石街?#29616;?#23569;是不出名的,不像那些公馆和宗堂,就是现在不存在了,还有人叫它们的名字。

  ?#38386;?#23398;时,林黛玉一样的刘兰?#38469;?#20102;男同学的欺侮,宝华知道了,就找到那男孩,将他训斥了一通。获胜归来后,她还对全班女同学讲:“今后有谁欺侮你们,只敢告诉我!”

  宝华还是上世纪60年代益阳第一批横渡资江的女子,也曾是汽车路小学女子?#21476;?#29699;单打冠军。1969年,没下放的她,直接招工到了市无线电三厂。可能什么脏活累活都不在话下吧,招工两年她就入了党,成了89班最早的布尔什维克。

 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她瞄准商机,在益阳练摊十多年,2003年又转战广州,现在是一名小有名气的老板了。

  有件事不得不提。1968年底,同学王丽君的父亲不?#20063;?#36893;。而丽君在家里是老大,全家生活就靠父亲那点微薄的薪水。父亲的离去,犹如塌了顶梁柱。

  据说,丽君的叔叔伯伯,解放前都在国民党部队当过兵,特别是叔叔,解放前夕还去了台湾。丽君的父亲虽老实做人,未参加过任何组织,但不知为什么却被內定为“会道门?#34180;?#20250;道门千万不要以为它是宗教组织,早在明清两代,封建帝王就将它视为邪教,到了共产党年代,自然更不受待见。这种借封建迷信和练功习武相欺骗的混合体,在我们从小的印象里,就是“反动组织?#34180;?/font>

  丽君的家庭背景,我开?#23478;?#19981;知道。是我们还没离校时,学校见她家困难,将她作为招工对象,她却因政审被打了下来,?#32982;?#22905;父亲的档案里有“会道门”这一笔,而?#19968;顾邓?#23478;有“海外关系?#34180;?/font>

  因这个原因,父亲单位的同亊都没人敢来吊丧,自然也没人帮忙办丧事。而丽君的母亲体弱多病,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都还是“吖董?#20445;?#36825;丧事怎么办呢?

  这时,17岁的宝华主动承担了丧事主办,我们益阳?#23567;?#37117;管?#20445;?#37117;管上任后,抓了三件事:一是帮丽君筹款,置办棺材;二是?#27599;?#31918;店大门,购来面条,给守夜的人当夜宵;三是请了一套锣鼓叮子,将他父亲热热闹闹送上了?#20581;?/font>

  在全程操办丧事中,我们的宝姑娘既有薛宝钗的理财能力,又有王熙凤的?#32654;?#39118;格。她天不怕地不?#25314;?#24537;前忙后,将丽君父亲的丧事办得有条不紊,简单而?#33268;?#37325;。

  这次聚会前,远在他乡的王丽君与我视频聊天说起这事时,仍几度哽塞,?#37011;?#36523;体不适,这次聚会本不想参加,但听说宝华报了名,便当机立断,网购了车?#34180;?/font>

  是呵!五十年了,那些年少时的?#31354;媯?#37027;些同学一场的美好,都在彼此的心里枝繁叶荗着,支撑着我们的?#19988;洌?#28363;润着我们的心田,?#26377;?#30528;我们的友情。

  宝华自我下农村起,就一直给我写信。平时给我送书、送药也是常事。今年元月21号她回益阳,22号就到了我家,23号一回广州?#36879;?#25105;发来微信:“桃子,今天到你家,见到你们非常高兴,但我觉得你身体不大好,主要是身上的寒湿?#29616;亍?#25105;认为你要根据自己的身体情况,考虑一下如何加强锻炼。身体是自己的,一定要认真对待哦!”

  这话句句在理,字字是情,感到特别暖心。

  

  右二为邓宝华。


  第二朵为?#24110;?#38197;玫瑰?#34180;?#29579;丽君。

  上面,大家已知道了丽君从小家境贫寒,父亲在她下放前就去世了。1969年,在校招工未成的她只好尾随下放大潮,到南县八百弓当知青。

  也许是上天眷顾吧,下放9年的她,竟教了7年书。乃?#20102;?#33258;己都说,这7年当得上了回大学,因为在自己最需要知识的时候,遇到了许多发配来这儿的右派教授。

  丽君任教八百弓同庆学校,是一所从小学到初中的一体制学校。学校除了自身的公办老师,还有一批批来此?#26696;?#36896;”的右派。他们都是南京、上海等大地方来的,三个月一批。记得一位姓伍的老爷子,人前点头哈腰,装“保”装“素?#20445;?#29983;怕触了“雷区?#20445;?#20294;只要是知识上的事问他,他就竹筒倒豆子,一点也不“保”了。

  王丽君,就是利用了右派老师这个特点,从他们嘴里掏了好多学问。所以有同学说,二一不二的高中生还当不得她这个初中肄业生。

  九年后,招工回城的她被分配到了市水泥厂。领导发现她言谈举止不一般,没有让她下?#23548;洌?#32780;是坐办公,搞行政,甚?#33080;?#21150;一些重要文?#21482;?#35831;她过目或修改。

  后来,也不知是什么机?#25285;?#22905;被调到市百纺公司,不久便下到英?#39034;?#32526;店任经理,1987年光荣入党。

  到英?#35828;?#36824;没干热,百纺的另一下属单位人民?#25918;?#21457;部因濒临破产,组织上便将她调到该部任经理。通过走?#29611;?#26597;,她见人浮于事的太多,便釆取分流的办法,做不得事的可拿全额工资回家,做得事的留下来多劳多得。很快,批发部的效益便直线上升。

  没想到,英?#35828;?#37027;边在她走后,也入不敷出了,组织上便将她调回来继续任经理。丽君将批发部的成功经验再次运用了一回,自己则往返于长沙、武汉?#28982;?#28304;区,组织时令商品上市。很快,英?#35828;?#20415;吹糠见米,扭亏为盈了。

  两年?#28982;?#20102;两个店子,王丽君也因?#39034;?#20102;百纺行业的十大标兵之一。她那戴大红花的美照,在全市最气派的芙蓉照相馆的橱窗里挂了大半年。

  丽君是一朵苦难中的花,她不畏酷暑,不畏严寒,调到哪里,哪里盛开。我打心里赞美:这是一朵永不凋谢的铿锵玫瑰!

  我和丽君在农村的时间都不短。一次,我和她同乘“西湖班”返乡,她在茅草街上?#25314;?#25105;在终点站?#27900;?#27954;上?#38534;?#22905;担心我饿,茅草街上坡后又赶在开船之前,跑步给我买来了几个热腾腾的包子。望着丽君离去的背影,我的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。

  今天我又无意中看到丽君给我在“益阳在线.文化益阳”发表的《重返知青点》一文的留言:“拜读了你的杰作,十?#20013;?#36175;。你的那些经历是千百万知青的一个缩影,回味你那段青春岁月让我感到特别心酸。在农村,我虽比你多呆了五年,可我过得比你好,不仅没有离开文化,反而提升了不少。反过来我真的很同情你。你的文?#21490;?#24120;好,为你点赞。愿你后半辈?#26377;?#31119;,我的朋友清桃!”

  这留言,虽看过不止一次,但每次一看,都让我激动,一股暖流热遍全身。

  

  从左?#26469;?#20026;方清桃、王丽君、周慧娟、夏建春。


  第三朵,高贵典雅的周慧娟。

  我和她同一天下放,同在一个公社。慧娟人如其名,文静秀美,聪慧可人,从小就成绩优秀,也能歌善舞,是班上的文娱委员,曾多次带队参加市里的文艺会演。1971年上半年,她招工到市大码头?#20521;?#22823;楼,1980年入党后,调入五交化公司,并晋升为统计师。

  记得招工回城的前夕,慧娟特地到队上来看我。从腰港到新南来回有七八里,她说是来告诉我她招工的消息,其实主要是来?#21442;?#25105;。她可能听到了,这次招工因我父亲的原因,知青组其他同学都走了,唯独留下我一个。

  见她专门来看我,想到不可捉摸和无法把握的未来,我的眼泪夺眶而出。慧娟一个劲地?#21442;?#25105;,眼里充满了不舍和关爱。她最后两句话,如今?#19968;辜且?#29369;新:“桃子,你的现状,你的心情我十分理解,但你一定要沉住气,把身体搞好,不管怎样,要对自己充满信心。要相信,不要多久你一定能上去,也一定会上去!”

  记得的还有,分手时,她一步一回头……有好几次,她就那么定格在路上,?#23545;?#22320;看着我……

  就像慧娟说的,后来我终于招工了!到益阳后,我第一个去看的,也是将好消息第一个分享的,便是慧娟。

  大概是上天的?#25165;牛?#25105;和慧娟是唯一的同学兼现在的邻?#21360;?#27599;天吃过晚饭,我们就围着秀峰湖散步,聊得天南海?#20445;?#26377;时聊呀聊呀,都不知聊了几个圈。好不容易分手了,她每次都像那年去队上看我,?#23545;?#22320;盯着我,直到我进了门才回去。她的先生?#19981;?#38035;鱼,每次,她都很霸道地挑一条最大的送我。

  慧娟兰心慧质,有一颗宽厚仁?#21462;?#35299;嫌消怨的心。回想学生时代,同学间难免有纠纷或不愉快,也难免有人因老师的批评而郁郁,或稍一不慎,少男少女间那种懵懂或?#29992;?#20415;成了大家的笑谈……而慧娟却像大姐姐一样,或一个哈哈,化解于无形,或一次?#24863;模?#28040;弭于若?#34180;?/font>

  这次聚会,不知什么原因,她喉咙嘶哑着说不出话来。只见她站在一旁,彬彬有礼地笑着,不断和同学打招呼……

  第四朵是贤妻良母——夏建春。

  ?#21040;?#26149;是贤妻良母,是指她在搞好自己工作的同时,还支持夫君的事业,并包揽了全部家务。她的夫君徐大哥,1966年毕业于湖南机械工业学校,凭自己的真才实学,于改革开放之初,党启用知?#26007;?#23376;干部时,他平步青云,当上了市机械?#24535;?#38271;。夫妇俩风雨兼程,现与儿孙生活在一起,其乐也盈盈,其福也盈盈。

  1969年,建春下放在原益阳县张家塞公社。下放在洞庭深处的我,过去总以为张家塞离家里很近,说回去是一抬腿的事,后来?#32982;?#24352;家塞呀,沙头呀,茈湖口呀,都是典型的湖区,下得三滴麻雨子就担心涨水。可见,她的知青生活绝不等闲,也非罗曼蒂克。

  好在她只在张家塞呆了两年,1971年就招工到了龙凤山煤矿,一年多后便调到了常?#26053;?#32442;厂。直到1975年,才向夫君靠拢,调回了家乡——益阳汽车配件厂。

  我与她失联好多年,不过双方都在打探着,寻找着。直到一天,从船舶厂一方姓妹?#27599;?#20013;?#32982;?#24314;春原来回到了益阳。从此,我俩便电话不?#31232;?#30452;到2014年全班第一次聚会,才见到了真人!

  也就是那次聚会,她知我身体不好,便嘘寒问暖,问个不停,回家后也不知从?#27597;?#25105;买了一套五集本的养生书,?#23567;?#19981;生病的智慧》。当她?#22836;?#21531;把这叠沉甸甸的书送到我手上时,我都有一种被融化的感觉,心想,就是亲姐妹也不过如此啊!

  

  从左?#26469;?#20026;黄晔、李引娣、杨玉英、高凤英、阳菊香。


  我班还有很多优秀之士。如黄晔,是初中最后一年从?#19981;?#36716;入89班的,几年的相处,特别是去年在她家主办的同学聚会,?#26412;?#22905;是一位性格豪爽,才华横溢,办事麻利,待人诚恳的好人。

  还有读书?#26412;筒?#20891;了的杨玉英等。想起1968年初的那次校园征兵,我和她从报名到推荐,从推荐到体检,一道道都顺利过关了,甚至部队的同志都和我见过面了,可最后我却倒在那严格的政审里……

  (三)

  为办好这次聚会,东道主压龙将他家的二楼辟为了歌舞厅。憨厚的盛民生则把家里的音响也给抬来了。为方便找歌,他还将歌的名字编排成册,像K歌房一样,你唱什么,?#32842;?#19978;就显示什么。

  这次聚会还有劳组委会的同学,特别是我们的老班长卢星?#21360;?#32858;会虽说就一天,可是为了物色地点,?#25165;?#27963;动,备办茶点、水果和菜肴,还有安全什么的,不知?#26691;?#21644;忙碌了多少天。这些组委,除了上面已点过名的,还有张冬汉、曹灿华、?#33433;?#20113;、黄晔、崔力平,及东道主昌压龙夫妇。?#35013;?#30340;组委领导,你们辛苦了!

  游过三台塔公园,大伙便齐集在了东道主家。有的在一楼打牌,有的在二楼或K歌,或跳舞,有的在三楼打?#21476;?#29699;,更有的在随手?#27169;?#30456;互?#27169;?#36824;自?#27169;?#20223;佛要把聚会的点点滴滴都拍下来。

  我从未跳过舞,这?#25105;?#26469;到二楼,唱了,跳了,疯了!

  高凤英,主动给我示范舞步,她和崔力平的舞姿,优美娴熟,配合默契,给人以美的享受。在他们的带领下,我们跃跃欲试,全身心地跳了起来。李引娣、杨玉英、徐三元等,则轮番献歌,为舞者助兴。

  


  也有的不唱,不跳,不手机,不相机,就是一个劲地说呀说的。

  在说到养生时,曹灿华介绍了他一天的食?#20303;?#26159;的,我们拥有今天已很不容易了,当下最要紧的是健康,只有健康才能面对将来,面对夕阳。谢谢灿华!

  在谈到旅游时,卜海涛谈到了他退休后的天南海?#20445;?#24322;国他乡。是呀,我们剩下的日子除了生活,还有诗和远方,还有绿色和自然。谢谢提醒了,海涛!

  (四)

  这次同学聚会,也使邓竹林我想起52年前。

  那是1967年,“文革”进行到第二年,报纸和广播里天天报道两件事,一是毛主席又发表了最新指示,一是哪个省哪个大学哪个重要城市又成立了革命委员会,实现了革命的“三结?#31232;薄?#32780;当时学校已全面停课,我们沒有书读了,但又不能离开学校,只是习惯性地去报个到,然后就是玩。当然,有时也有用得上我们的时候,这就是最新指示一发表,还有本省本地本市的革委会成立,我们就可和那些在校参加革命的同学一起,去游?#26657;?#21435;造势。

  经常和我在一起玩的,当然是八九班的同学,不过主要是家在东门口的,和我是街坊。他们中有谭会读、甘元保、刘建平、赵益华、王寿林、罗仲秋、陈政英、何秋莲、阳菊香、陈令君,等,其中,陈令君和阳菊香在三中读住学,也物以类聚了。

  


  聚在一起做什么呢?

  一个时期,我们三个一组,一个拿?#23601;埃?#19968;个?#32654;?#23376;火把,一个拿针扎子,翻过长春大堤,到田里去扎泥鳅鳝鱼。

  这缆子火把的缆子,恐怕得给年轻人解释一哈,它是由薄薄的竹篾片织成的,其用途是扎排,没有它,那山上伐下来的?#23601;?#23601;会群龙无首,四散五方。在缆子的组织下,形成了整体的木排才能达到目的。达到目的后,这缆子除了烧火做饭,就是做成火把照明了。

  只是这火把不能让建平(上图着军服者)去举,因为他若恶作剧,?#20204;?#33714;(二排中)再哇哇大哭一场也说不定。

  那是二年一期,全国大跃进,我们小孩也?#28304;?#22696;水瓶做的?#27827;?#28783;,到教室上晚自习。这天不知为什么,建平将秋莲的瓶子揭开盖点着了,那火呼一下窜起老高,将全教室的目光都吸引了。

  熊熊火光下,秋莲哇呜稀喊大哭起来。在她心里,这烧的不是?#27827;停?#32780;是钱和?#27827;?#35777;呀,这?#36855;?#20040;向妈妈交票呢!

  于是,建平躲着秋莲,端起瓶子,鼓起嘴?#20572;?#36793;吹边跑;秋莲跟在后面,蹬脚舞手,哭着喊着,要赔要赔……可怜一瓶子至少可点一星期的?#27827;?#21834;,就这样在越哭越?#25285;?#36234;吹越旺,越旺越哭,越哭越吹中,最后,没了!

  没了,建平也没找到原因,使了?#38405;?#30340;劲,竟然没?#24471;稹?/font>

  全班这么多同学,除了替他俩?#20445;?#31455;没一个正?#20998;?#25307;的。

  这便是当时才8岁,像麻拐嫩子一样的我们。

  所?#36965;?#36825;泥鳅鳝鱼之夜,?#27809;?#25226;的不是建平,而是元保(后排右)。元保的一年级没在东门口读,也没在益阳读,而是在?#23545;?#30340;东?#34180;?#20182;刚转到我们班时,告诉我两件奇闻:

  一是他在东北他姐家经常吃?#36824;?#21507;?#36824;?#19981;用牙齿咬,而是用挑子舀。能用挑子舀的水果是个什么样呢?当年我想破了头,也没有想出来;

  二是东北比益阳冷,最好不要在外面拉尿,一拉就成棍了。非拉不可,就一边拉一边用棍子?#31232;?#25152;以他听姐的话,尿再?#20445;?#20063;不在外面拉。

  现在的元保高?#20521;?#25226;走在前面。火把的高度,既要让大家看清路上是否有蛇,又要能照见田里的猎物。三个人六只眼鼓得跟牛卵子一样。

  借助火把的亮光,清澈见底的水田里,有各种姿态的泥鳅鳝鱼蜷伏在泥巴上;拿针扎子的,眼明手快,看到合适的目标,便?#21462;?#20934;、狠地扎下去;提桶子的何秋莲,见扎中了目标,便流些将桶靠过去,只听“磕”的一响,那所扎之物就到了它应该去的地方。

  那个年代农村沒电,一眼望去,长春大垸的夜幕里,闪?#20102;?#28865;着若干火把,?#23545;?#36817;近,星火交融,十分迷人。不用问,那些火把也是泥鳅鳝鱼的干活,说不定有的还是一个年级的。悠扬的虫鸣声,震耳的蛙叫声,月口里汩汩的流水声,还有针扎子“?#30446;摹?#30340;敲?#21543;?#21450;我们的欢笑声,构成了一部优美而又怪异的小夜曲。

  满载而归后,战利品一般都放在会读家。会读的家在东门城外,出城左边第一家就是。

  这时女同学先回家,男同学则顺着城门右边的横街子,到码头上去洗澡。我们边洗?#36129;?#29228;到就近的木排上,捡那些丢弃的竹?#25314;?#25110;剥一些好剥的木皮,准备下次的火把和明天烹调用的柴火。做完这些,便游上岸来,将放在麻石上的衣裤穿好,再将柴火捆好,抬到会读家后,?#36879;?#33258;回去了。

  


  会读这人心好,在同学中有口?#21592;?#36825;不仅因他招工后,一往情深地等了政英整五年,还因他的外?#29275;?#22312;东门一带是位口碑载道的好人。

  在会读出生前的四十年代,老人收留了一个混血儿弃婴。?#37011;?#28151;血儿,是毫无疑义的,那黄头发,那蓝眼睛,还有那高大?#30528;?#30340;身坯,我们都见过。特别那白里透红的脸,还有不少?#22478;?#30340;麻子。据说这是挪威人特别是美女的重要特征,“挪威人,无雀斑,别出门,不美女?#34180;?/font>

  会读管这位有着浅麻子的混血男叫?#21496;恕?#36825;位?#21496;?#21069;几年才死,活了70多岁。

  不要以为益阳麻石街小,清末民初这里就被列为开埠的?#26691;?#21475;岸城市。因为开?#28023;?#21271;欧的挪威人不远万里,来到益阳,在我们三中对面的?#24433;?#36793;,建了教堂和?#30342;海?#20854;中牧师楼到现在?#36129;?#23384;完好。随这位挪威牧师来的,还有许多志愿为中国做好事的人。这中间有一位多情之士,在某个“情”有可原的时?#25991;冢?#19982;一名他看中的益阳姑娘就志愿上了……这位志愿者,自然便是会读这位?#21496;?#30340;生父了。

  第二天上午,原班人马又来到会读家,就着他家的锅灶便?#22270;?#28779;辣起来。相距不远的我家,也是一个烹?#24247;恪?#20294;因会读的父母都是上班族,在他家的次数就多些。

  虽说有点稀河水颤,但分工还是明确的。一般,建平和我是刀斧手;女同学主要烧火,还负责洗碗盏家私;会读?#30772;埃?#26159;我们公认的大厨。

  那个年代,虽然萝?#33539;?#23376;和红薯米饭也填饱了我们的肚子,但当我们吃到自已捕捉的、又等了一晚想了一晚的鳝鱼泥鳅宴后,那种感觉和享受,仿佛置身于美味天堂。乃至长大后,无论是山珍海?#21486;?#36824;是八珍玉食,都没有我们?#36164;?#20570;的鳝鱼泥鳅有味。

  我们虽不曾轰轰烈?#36965;?#20063;不曾风风火火,但那天真无邪的学生时代,那扎泥鳅鳝鱼的夜晚,都深深装在我们的时光瓶里。这种洁白无瑕的同学情谊,懵之懂之如神仙般的日子,永远藏在我们?#19988;?#30340;最深处。

  


  千年修得同船渡。说来也特有?#25285;?#20174;东门口小学入市三中初89班的几位男同学,后来基本上都下放在沅江县同一个青年组,又同时招工到益阳船舶厂。在一起工作和生活了几十年,退休后也经常聚在一起,谁家有点什么事,几个电话就能一呼百应。都快70岁的人了,整个一生都相聚在一起,这份情缘没一千年恐怕是修不来的。

  万年修得共枕眠。走向社会后,会读和政英,竹林和清桃,都结合成了同学夫妻。就凭这点,这辈子从新婚到现在,从青春到迟?#28023;?#25910;到同学同事亲戚熟人多少羡慕和祝福呀!特别让我们欣慰和?#26223;?#30340;,是我们两家都儿孙满堂,幸福满满,这种姻缘没有一万年恐怕也是修不来的。

  


  (五)

  昌压龙的家,在风景秀丽的清水潭村。因了门前的三台塔,及塔边的资江二桥,让我们平添一种古往今来的历史?#26657;?#35270;觉上特沧桑,特新潮,也特抢眼。

  其实,压龙这名字在五十年代也很新潮,很抢眼。1958年,中国出现了一首民歌:“天上没有玉?#21097;?#22320;上没有龙王,我就是玉?#21097;?#25105;就是龙王,喝令三山五岳开道,我来了!”在这首民歌里,大跃进中的中国人还只是藐视玉皇和龙王,没想到8年以前压龙的父亲,却更新潮,更前卫,更大胆,要压倒龙王。

  压龙的父亲,肯定是典型的翻身农民。没有新旧社会的对比,没有满满的翻身?#26657;?#27809;有毛主席“破除迷信、解放思想”的?#36710;ǎ?#35841;敢给孩子起这名?

  可压龙的父亲起了!

  这名字起了70年也叫了70年,换到现在,恐怕借你一百个胆也不敢了。

  可毛泽东时代翻身农民压龙的父亲却敢!

  从压龙背后瓷砖贴面的三层高楼和宽敞的庭院来看,从压龙两个女儿一个儿子比我们多了两个且?#21363;?#23398;毕业和事业有成来看,从压龙脸上洋溢着的幸福和他这次争当东道主来看,这名?#21482;?#30495;是史无前例并一往无前,起得好,起对了!

  压龙家的楼房每层160平米,拢共480平方米的使用面积,让过去是走马楼现在是两室一厅的我们吓了一跳!再看其装修,既有城市的现代元素,又有田园的古朴风光,经典而不落时?#23567;?#22823;面窗的客厅,心神荡漾,室内室外布局不凡,情景交融,厨?#27454;?#27927;设施前卫,简约雅致,整个给人以清新而不落俗套的感觉。

  

  同学们争相和压龙合影,分享他的幸福?#23567;?/font>


  这次聚会开了四桌,从选购食?#27169;?#21040;办厨设宴,全是压龙和建平等人操持。宴会设在一楼大厅,如果开六桌,也绰绰有余。

  吃饭时,素有“美男子”之称的陈可?#24310;哪?#24320;了:“看到这么宽敞漂亮的大厅,再看看压龙家气?#21697;?#20961;的美庐,我想起了五十年前,?#36879;?#20803;保等同学到过他家,那时昌家只有两间东倒西歪的破瓦房,他当时还朽(秀),说队上的社员都是茅草房。”接着,他站将起来,把手一挥,声音提高了八度——

  “同学们?#27169;?#36807;去压龙家是个什么样子,现在是个什么样子,我们一路看到的清水塘村是个什么样子,我陈可佳,还有甘元保,就是最好的见证人!想想,如果不是共产党,如果没有毛主席带领农民搞翻身,没有邓小平推动我们搞改革,压龙家能有这样美轮美奂的大楼吗?他所在的村子,能有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吗?”

  

  


  热?#33402;?#22768;和喝彩声同时响起,为可佳高水平的?#19981;埃?#20063;为压龙高档次的住房。

  大家高举?#31080;?#31069;愿昌家方兴未艾,蒸蒸日上!祝愿同学人人开?#27169;?#20010;个长寿!祝愿八九班年年有聚会,岁岁有今朝!

  

  (草于2019年4月,完稿于2019年6月。)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ZHAOXMCN 2019-10-7 09:16
分享

查看全部评论(1)

返回顶部 c罗在哪个球队
吉林时时走势图 关于网上抢庄牛牛规律 时时彩刷7七码技巧 开元棋牌抢庄牌九 五湖四海彩票开奖资料 bet007足球即时比分网 永发国际网站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 万汇娱乐彩票登录平台 澳客 欢乐生肖人工计划网站 赛车前三稳赚技巧 逍遥森林舞会下载 高频e球彩 pt电子游戏大奖视频 星际彩票骗局